当前位置: > 注册就送58元体验金 > 正文

小小说 ? 唐太宗、封德彝与魏征〈上〉

作者:admin 时间:2017-09-07 点击:
小小说 ? 唐太宗、封德彝与魏征〈上〉

唐太宗对臣子们说:

?

「当初,所有的人都说,在现在这个世道是无法以空想的帝王治国之道来治理全国,只有魏征一人劝谏我还是应该依循霸道,现在才华够成就如斯浊世功业。因此,我巴不得让封德彝等人能见到他们的观点是错的。」

?

光看原文这么一段觉得没头没脑的,所以应当看看这句话的出处《魏郑公谏录》,就能够比较清楚的理解来龙去脉。不外得先简略提一下封德彝这集团。

?

封德彝本名,字德彝,官宦之后。在隋朝时深受杨素所器重,成为杨素的侄女婿,而杨素大修仁寿宫以拍高层马屁之事就是出自封德彝的倡导,并于因此惹得生性节省的隋文帝盛怒时,封德彝杨素分析情势,断言必能因独孤皇后之故而平安无事,事后也证实封德彝的判断确切不错,一度还让杨素感叹道本人揣摩上意的本领还真是不如封德彝。到了隋炀帝时,封德彝官拜内史舍人,与总揽政务但才干无穷的内史侍郎虞世基狐群狗党,黑暗为虞世基出谋划策,唆使虞世基谄媚奉承皇帝、扣押收禁违背圣意的奏章同时排挤贤达,使得隋朝国政日渐废弛。

?

末,宇文明及发动政变时,隋炀帝匆促逃入西阁,封德彝又投靠宇文化及。为了避免落下个?君的骂名,宇文化及就要封德彝上前去宣读一份对隋炀帝的罪恶,好师出着名的杀了隋炀帝隋炀帝听了之后只对封德彝说:

?

「卿是士人,何至于此?」(你也是个读书人,为何沦落到这种地步?)

?

封德彝听了愧疚至极,灰头土脸的退了下去。

?

宇文化及杀了隋炀帝后,派封德彝担任内史令。宇文化及兵败前,封德彝就已经开始计画归附唐朝。投诚唐朝后,封德彝又「以秘策干帝(原文就是如此,可能有人手误)」拍了唐高祖的马屁,因此又担任了内史舍人、内史侍郎。之后,封德彝跟随秦王李世平易近东征王世充,以战功封为密国公并担负中书令。而此刻的封德彝脚踏两只船,暗中游走于太子李建成秦王李世民之间,并且隐藏得相当成功,甚至于不知情的秦王李世民即位为唐太宗时,也录用封德彝为尚书右仆射。同时,魏征被录用为尚书左丞。

?

尚书省(注)的主官是尚书令,之下有左、右仆射作为副手,再下一级则是左、右丞。当时由于唐太宗先前担当过尚书令的职位,因此按照后人避嫌的规矩,之后这尚书令的职位便成为一个空缺,改由尚书仆射为实质主管,尚书丞则是主要的担任营业监督与履行的人,简单的说,前者担任盖章确认,后者担任监督实行。

?

因而,封德彝魏征因为在政策见解上相左而常常争辩,极有可能封德彝在理亏辩不过时曾以上司的成分去压身为下属的魏征

?

而且身为尚书右仆射的封德彝在实际的政务上的表现却不怎么样。唐太宗封德彝选拔贤能,但过了许久都不消息,唐太宗为此询问,封德彝说:

?

「并非臣不尽心去找,而是现在不出色的人才。」

?

唐太宗不满的当面批评封德彝,说:

?

「君子选用人才就比方运用各式器具,要依据他们各自的特点去利用,古时候能将国家管理成太平盛世的人,难道他是从此外世代借用人才吗?!你应该要发愁是不是你自己不能识别人才,怎样可能污?与你同一时代的人呢!」

?

封德彝听了之后也无话可说,只能愧疚地告退了。

?

----- 偶素分隔线 -----

?

注:尚书省的主官是尚书令,之下有尚书左、右仆射作为副手,左仆射的地位高于右仆射。因为尚书令这个职位在隋、唐时期经常是个空白,因此左、右仆射也就成为本质的宰相之首与次。而在之下则是尚书左、右丞,二者除了「通判都麻烦」外,左丞担任管理内司郎中、员外郎,监视考核吏部、户部、礼部三部十二司;右丞担任管理右司郎中、员外郎,监督考察兵部、刑部、工部三部十二司。

?

----- 待续 -----

?

改编自 《隋唐嘉话》/《资治通鉴》/《旧唐书》/《新唐书

?

原文:

?

《隋唐嘉话》卷上:

太宗谓群臣曰:

「始人皆言当今不可行帝蛮横,唯魏征劝我,今遂得功业如此,恨不得使封德彝等见之。」

?

《资治通鉴》.卷一百九十二.唐太宗与封德彝论并非世无贤才

上令封德彝举贤,久无所举。上诘之,对曰:

「非不尽心,但于今未有奇才耳!」

上曰:

「正人用人如器,各取所长,吉之致治者,岂借才于异代乎?正患已不克不及知,安可诬一世之人!」

德彝惭而退。

?

《旧唐书》.卷六十三.封伦

封伦,字德彝,观州?人。北齐太子太保隆之孙。父子绣,隋通州刺史。

伦少时,其舅卢思道每言曰:

「此子智识过人,必能致位卿相。」

开皇末,江南作乱,内史令杨素往征之,署为行军记室。船至海曲,素召之,伦坠于水中,人救免溺,乃易衣以见,竟寝不言。素后知,问其故,曰:

「私事也,所以不白。」

素甚嗟异之。

素将营仁寿宫,引为土木监。隋文帝至宫所,见制度奢侈,震怒曰:

「杨素为不诚矣!殚百姓之力,雕饰离宫,为吾树敌于天下。」

素惶恐,虑将获谴。伦曰:

「公当弗忧,待皇后至,必有恩诏。」

明日,果召素入对,独狐后劳之曰:

「公知吾夫妻年老,无以娱心,浓妆此宫,岂非孝顺。」

素退问伦曰:

「卿何以知之?」

对曰:

「至尊性俭,故初见而怒,然雅听后言。后,妇人也,惟丽是好,后心既悦,帝虑必移,所以知耳。」

素叹伏曰:

「琢磨之才,非吾所及。」

素负贵恃才,多所凌侮,唯击赏伦。每引与论宰相之务,终日忘倦,因抚其床曰:

「封郎必当据吾此座。」

骤称荐于文帝,由是擢授内史舍人。

大年夜业中,伦见虞世基幸于炀帝而不闲吏务,每有承受,多失事机。伦又?附之,密为指画,宣行诏命,谄顺主心。外有表疏如忤意者,皆寝而不奏。决计刑法,多峻文深诬;策勋行赏,必抑削之。故世基之宠日隆,而隋政日坏,皆伦所为也。

宇文化及之乱,逼帝出宫,使伦数帝之罪。帝谓曰:

「卿是士人,何至于此?」

伦赧然而退。

化及寻署内史令,从至聊城。伦见化及势蹙,乃潜结化及弟士及,请于济北运粮,以观其变。遇化及败,与士及来降。高祖以其前代旧臣,遣使迎劳,拜内史舍人。寻迁内史侍郎。

?

高祖尝幸温汤,经秦始皇墓,谓伦曰:

「古者帝王,竭生灵之力,殚府库之财,营起山陵,此复何益?」

伦曰:

「上之化下,犹风之靡草。自秦、汉帝王盛为厚葬,故百官众明日竞相遵仿。凡是古冢丘封,悉多藏珍宝,咸见开拓。若死而蒙昧,厚葬深为虚费;若魂而有识,被发岂不痛哉!」

高祖称善,谓伦曰:

「从今之后,宜自上导下,悉为薄葬。」

太宗之讨王世充,诏伦顾问军事。高祖以兵久在外,意欲旋师,太宗遣伦入朝亲论事势。伦言于高祖曰:

「世充得地虽多,而羁縻相属,其所用命者,唯洛阳一城而已,计尽力穷,破在野夕。今若还兵,贼势必振,更相坚持,后必难图。未若乘其已衰,破之必矣。」

高祖纳之。及太宗凯旋,高祖谓侍臣曰:

「朕初收兵东讨,众议多有不合,唯秦王请行,封伦批准此计。昔张华协同晋武,亦复何以加也!」

封平原县公,兼天册府司马。会突厥寇太原,复遣使来请和亲,高祖问群臣:

「和之与战,策将安出?」

多言战则怨深,不如先和。伦曰:

「突厥凭凌,有轻中国之意,必谓兵弱而不能战。如臣计者,莫若悉众以击之,其势必捷,胜而后跟,恩威兼着。若今岁不战,来岁必当复来,臣以击之为便。」

高祖从之。

六年,以本官检校吏部尚书,晓习吏职,甚获事先之誉。

八年,进封道国公,寻徙封于密。萧?尝荐伦于高祖,高祖任伦为中书令。

太宗嗣位,?迁尚书左仆射,伦为右仆射。伦素险?,与?商量可奏者,至太宗前,尽变易之,由是与?有隙。

贞观元年,遘疾于尚书省,太宗亲自临视,即命尚辇归还第,寻薨,年六十。太宗深悼之,废朝三日,册赠司空,?曰明。

初,伦数从太宗征讨,特蒙顾遇。以建成、元吉之故,数进忠款,太宗认为至诚,前后赏赐以万计。而伦潜持中间,阴附建成。时高祖将行废破,犹豫未决,谋之于伦,伦固谏而止。然所为秘隐,时人莫知,事具《建成传》。

卒后数年,太宗方知其事。十七年,治书侍御史唐临追劾伦曰:

「臣闻事君之义,尽命不渝;为臣之节,岁寒无贰。苟亏其道,死不足惜。伦位望鼎司,恩隆胙土,有意报效,乃肆奸谋,荧惑储?,奖成元恶,置于常典,理合诛夷。但苞藏之状,死然后发,猥加褒赠,未正严科。罪行既彰,宜加贬黜,岂可仍畴爵邑,尚列台槐!此而不惩,将何沮劝?」

太宗令百官详议,平易近部尚书唐俭等议:

「伦罪暴身后,恩结生前,所历众官,不成追夺,请降赠改?。」

诏从之,于是改?缪,黜其赠官,削所食实封。

?

子言道,尚高祖女淮南长公主,官至宋州刺史。伦兄子行高,以文学有名。贞观中,官至礼部郎中。

?

《新唐书》.卷一百.列传第二十五.封伦

封伦,字德彝,以字显,不雅州?人。祖隆,北齐太子太保。伦年方少,舅卢思道曰:

「是儿识略过人,当自致卿相。」

隋开皇末,江南乱,内史令杨素讨之,署伦行军记室。泊海上,素召计事,伦坠水,免,易衣以见,讫不言。久乃素知,问故,谢曰:

「私事也,所不敢白。」

素异其为,以从妹妻之。

素营仁寿宫,,pt娱乐注册送体验金;表为土工监,规构鸿侈。宫成,文帝怒曰:

「素殚庶民力,为吾掊怨天下。」

素年夜惧。伦曰:

「毋恐,皇后至,自当免。」

明日,帝果劳素曰:

「公知吾佳耦老,无以自娱乐,而浓妆此宫邪?」

因大悦。素退问:

「何料而知?」

伦曰:

「上节俭,故始见必怒。然雅听后言。后,妇人,惟侈丽是好。后悦,则帝安矣。」

素曰:

「吾不迭也。」

素负才势,多所?藉,惟于伦降礼赏接,或与论天下事,衮衮不倦,每抚其床曰:

「封郎终当据此。」

荐之帝,擢内史舍人。

虞世基得幸炀帝,然不悉吏事,处可得宜。伦阴为裁画,内以谄承主意,百官章奏若忤旨,则寝不闻;外以峻文绳全国,有功当赏,辄抑不成。由是世基之宠日隆,而隋政日坏矣。

宇文化及乱,持帝出宫,使伦数帝罪,帝曰:

「卿,士人,何至是!」

伦羞缩去。

化及署为内史令,从至聊城,知化及败,及结士及,得出护饷道。化及去世,遂与士及来降。高祖知其谐附逆党,方切让,使就舍。伦以秘策干帝,帝悦,更拜内史舍人。迁侍郎兼内史令。

秦王讨王世充,命伦参谋军事。时兵久不决,帝欲凯旋,王遣伦西见帝曰:

「贼地虽多,羁縻不相使,所用命者洛阳尔,计穷力屈,逝世在旦暮。今解而西,则贼势磐结,后难以图。」

帝纳之。贼平,,pt娱乐注册送体验金;帝谓侍臣曰:

「始议东讨,时多沮解者,唯秦王谓必克,伦赞其行,虽张华叶策晋武,亦何故加于是!」

封平原县公,判天策府司马。

初,窦建德援洛,王将趣虎牢,伦与萧?谏不可,至是入贺,pt娱乐注册送体验金。王笑曰:

「不用公言,今日幸好捷,岂智者千虑或有失落乎?」

伦谢素不及。

顷之,突厥寇太原,且遣使跟亲。帝问计,群臣咸请许之可纾战。伦曰:

「不然。彼有轻中国心,谓我不能战,若乘其怠击之,势必胜,胜然后和,威德兼顾。今虽不战,后必复来。臣以为击之便。」

诏可。寻检校吏部尚书,进封赵国公,徙密国。

太宗立,拜尚书右仆射,实封六百户。

始,伦之归,萧?数荐之。及是,?为左仆射,每议事,伦初摇动,至帝前辄变易,由是有隙。

贞不雅观元年,遘疾,卧尚书省,帝亲临视,命尚辇偿还第。卒,年六十,赠司空,谥曰明。

伦资险佞内狭,数刺人主意,阴导而阳合之。外谨顺,居处衣服陋素,而交宫府,贿赠狼藉。然善矫饰,居之自如,人莫能探其膺肺。隐、刺之乱,数进忠策,太宗以为诚,横赐累万。又密言于高祖曰:

「秦王恃功,颉颃太子下,若不早立,则亟图之。」

情白太子曰:

「为四海不顾其亲,乞羹者谓何?」

及高祖议废破,伦固谏止。事先语秘蒙昧者,卒后,事浸闻。

十七年,治书侍御史唐临追劾奸状,帝下其议百官。民部尚书唐俭等议:

「伦宠极生前,而罪暴死后,所历官不可尽夺,请还赠改谥,以惩?壬。」

有诏夺司空,削食封,改谥为缪。

?

子言道,尚淮南长公主,官至宋州刺史。

?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17 pt娱乐注册送体验金 All Rights Reserved